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福建企业新闻网 2019-07-23

先说一句吧——

本来这篇前面还有一篇,讲苏绰改革的,跳过去了;省的发了又被删,那就很无厘头了;实在搞不清文中哪些是敏感词。

等有空儿了,我弄个公众号,完整的发一遍,再把之前被删了的补齐,列位再看吧。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双雄争霸(14)

西魏这一捯饬,国家富了;这一富,砸场子的跟着就来了。

说这话,时间已经到了公元542年,此时距河桥之战已经过去整整4年。

这几年,高欢跟宇文泰的注意力都在国内,一个整肃吏治,一个全面改革。

而随着各自的政治措施逐一落地,两国固本培元的活儿干的差不多了;该出来活动活动伸伸懒腰、撂撂胳膊踢踢腿了。

在跟宇文泰停战的这几年里,别看高欢一直在给儿子高澄搭戏,但他一刻也没闲着;始终有一只眼睛盯着西魏。

自从公元536年东魏军三路攻陕,大败亏输之后;这6年来,高欢和宇文泰交手数次,败多胜少;而且,自打河桥之战以后,晋西南的三角区域在宇文泰手里日渐巩固,这块地方在西魏手里一天,高欢就一天睡不好觉。

现在国内的事情搞的七七八八了,高澄虽说全面接班还嫌嫩些,但处理日常事务,监控朝政已经够了。于是,高欢决定,自己亲率大军南下,将西魏的势力赶出河东;打掉宇文泰在山西的桥头堡。

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公元542年8月16日,高欢统军从晋阳出发,沿汾河向西南挺进;同时,为了吸引宇文泰的注意力,分散西魏军的兵力,高欢让大将侯景兼尚书仆射、河南道大行台,率10万大军,在河南发起攻击。

说起来很怪,估计高欢自己也会说,这特么就是命!——

高欢出兵是当年8月(阴历),如果换算成阳历,也就是9月份;部队从晋中出发,到了即将开打的玉璧,时间是10月6日(阴历),换算成阳历,大概也就是11月份。

在下曾在这个时间段去过晋南,老实说,尽管温度已经挺低了,但还不是很冷;可是那一年也不知道怎么了,高欢走了一个月到达玉璧城下时,气温骤然下降,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东魏军的士兵一个个冻成狗,兵器都抓不牢。

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玉璧,就是现在山西省的稷山县;按现在行政区域划分,属于运城市。稷山往北,是汾河,过了汾河,是吕梁山的余脉。玉璧向西不远,是紧邻黄河的河津,也就是民间传说鲤鱼跳龙门的地方;河津对岸,是陕西韩城;韩城向南,就是西魏的华州。

玉壁原来也不是什么军事重镇,是西魏骠骑将军王思政向宇文泰建议,在这儿埋一根钉子恶心恶心高欢。

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宇文泰觉得这主意不错,既然你提的建议,那就你吧。于是,王思政带着手下的工程兵开始跟玉璧建城。

不过,提建议的时候,王思政万万没想到,诞生于他这个无厘头建议下的玉璧城,将来会像一根鱼刺一样,牢牢的扎在高欢的嗓子眼儿里,最后生生把高欢给憋屈死了。

当然,话说回来,这会儿的高欢显然没把玉壁这座小城和城里的王思政放在眼里;高欢觉得,凭他手下的大军,玉璧城唾手可得。

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其实高欢跟王思政已经是老相识了;王思政是元修的亲信,当年高欢逼着元朗把皇位禅让给元修,在这事儿之前,高欢让‘糖尿病’患者斛斯椿去考察还只是个宗室身份的元修。

当时洛阳城里的情况不明,元修没呆在家里,而是让王思政找了个地方把自己藏了起来;斛斯椿找来找去,最后问到还只是个员外散骑侍郎的王思政处;王思政很警惕,说我得先听听你的来意。

斛斯椿说,好事儿,是打算让他当皇帝,王思政这才说出了元修的藏身之所;等斛斯椿跟着王思政一起来见元修,元修脸色大变,对王思政说,我艹,你是不是把我出卖了?

王思政赶紧说,没有没有,是请您去当皇帝!

这才有了后来的孝武帝。

再后来,元修和高欢闹翻;暗搓搓的拉拢关中的贺拔岳,替元修来回奔走的,就是王思政。等高欢率军南下,元修被迫西逃,王思政也跟着到了长安;成了西魏军中的骨干,跟着宇文泰南征北战。

四年前的河桥之战,王思政也参加了,而且表现绝逼优异;混战中王思政身边的将士全部战死,他本人也身负重伤,昏倒在地,差点儿被东魏军俘虏,只是由于王思政身上的铠甲破破烂烂的,东魏军没想到一个大将居然会穿的跟丐帮帮主一样,便没在意;王思政这才侥幸捡回来一条命。

再后来,就是前面儿说的,王思政回去之后,向宇文泰建议在玉璧建城恶心高欢。

现在,两位老相识一个在城里,一个在城外,隔着城墙对峙。

既然是老相识,高欢还在路上,便提笔给王思政写了封劝降信,大概意思是,投降吧,隔壁老王,兹要你投降,山西省省长的位置就是你的(并州刺史);王思政挺黑幽,回了封信,可朱浑道元也投降了,怎么未被任命为并州刺史呢?言下之意,你老高说话不算数,不敢信啊(“思政复书曰:“可硃浑道元降,何以不得?”)。

高欢接信,心里那个膈应;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打吧;爷打不过宇文泰,难道还打不过你王思政吗?高欢下令,攻城!

第一次玉璧之战就此打响。

可是,这会儿的天气,可就越来越冷了。

军令如山,东魏军的将士们一边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一边强打起精神,向玉壁发起猛攻。

玉璧悲歌;谁也没想到,一个无厘头的建议;最后能生生给高欢憋屈死

王思政也是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人;他敢调戏高欢,那是因为已经在家做好了准备(“守御有备”)。

东魏军攻城,王思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守的一板一眼;东魏军连续猛攻了9天,却连墙砖都被扒下来几块儿。

高欢眼看着部队一批批冲上去,然后被城头的守军一片片的砸下来;气的他站在阵后,破口大骂王思政。

高欢可以扯着脖子骂人,前线攻城的东魏军将士可没这份儿闲心;这会儿老天爷跟着裹乱,不仅气温骤降,而且开始下雪。

现代战争攻城,套路一般是先来几轮炮火准备,导弹、航弹、炮弹先把城防犁一遍,然后在坦克的掩护下,侦、狙、工、步诸兵种协同作战,一段一段向城里推进。那年头儿原始的多了,想要攻城,没窍门儿,只有老老实实的推着攻城战具、身披重甲,拿人命往上垫。

本来天寒地冻的,东魏军士兵冻得连刀都握不住了;现在可倒好,大雪纷飞,前进道路上一片泥泞,都没到城边儿,一个个儿就累的要死了;等接近城防,西魏军便从从容容一次又一次轻松愉快的将爬上城头的东魏军拍下去。

九天时间,雪越下越大;下到后面,大雪把东魏军的补给线也给掐断了;高欢出兵的时候,秋高气爽,东魏军将士穿的还都是夏装;哪儿想到也就两个月时间,天气变成这幅鬼样子。因此后勤补给一断,前线的东魏军苦不堪言,肚里没食,身上无衣,军中非战斗减员的人数全线飘红。

眼看攻击乏力,高欢实在没办法了,只得嘴里骂着这该死的鬼天气,下令全军撤回晋阳休整。

多说一句,高欢撤退,宇文泰本想追击,可是追了一段儿没追上;便也撤军回了关中。第一次玉璧之战至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