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点2018:财富管理变阵,慢钱科技如何破局前行?

中国酒友网 2019-08-13



逢8的年份都不平静。回顾2018,财富管理行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剧烈的变革,引发这个“拐点”的因素有很多:外部环境的不稳定、资管新规的推出、刚兑的打破、债市违约、一轮轮的爆雷潮……这些事件的发生都对财富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8年,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行业暴露了很大的风险。从信托、证券、私募等传统财富管理机构,到互联网理财平台、金融科技企业等,他们都逐渐意识到自己所承担的职能、扮演的角色,与以往相比有了很大的区别。除了机构和平台之外,客户的习惯、观念也有了重新的认识,从追逐市场热点到越发的谨慎投资。

 

财富管理行业“拐点”的出现,折射出的实质是:市场从过去的野蛮生长逐渐回归理性,从追求高收益到安全至上。在资本寒冬中,一些有问题的平台或爆雷或退出,每一步都走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慢钱科技是少数逆势发展的金融平台,并且在2018年凭借着稳健发展和创新实力,获得了1.2亿B轮融资。资本寒冬之下,各路资本余钱不多,这家公司凭什么受到诸多资本的青睐?

 

基于财富管理行业的深度挖掘

据波士顿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已形成了规模达120万亿人民币的个人财富管理市场,仅次于美国。中国高净值家庭(即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超过约600万元人民币的家庭)已经超过210万。

 

与高速增长的财富规模相伴的却是乱象丛生的行业现状,这里除了有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外,更多的是国内财富管理机构模式的弱点。目前中国大大小小的各种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数量已上万家,小型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对优质资产机构并无议价权,甚至会被资产管理方直接拒之门外;而大型财富管理机构,最终的模式都是一家具有销售能力的资产管理公司,拥有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自产自销。

 

前者因接触不到一手的优质资产,为了生存不得不追热点、什么产品火佣金高就卖什么,完全违背了财富管理为客户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初衷;后者自产自销的模式则很容易陷入自融的嫌疑,再优秀的管理人也有“偏科”,当积累到一定规模时,容易集中爆发风险。

 

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的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规模,小型三方因为接触不到优质资产,一旦产品集中爆雷,客户也就“做死”了,公司也随之倒闭消失;而目前国内排名前列的大型财富管理机构,其理财师规模也不过约2000人,按照一个理财师服务50个高净值客户算,也不过只能覆盖到约10万高净值人群。

 

因此,可以认为目前中国传统的财富管理模式面对迅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仍然力不从心,问题重重。正如慢钱科技的CEO范里浪所说的,“尽管财富管理行业的市场很大,但我们的基础设置仍然十分落后,我认为在金融科技赋能财富管理的道路上,一定有一个全新的模式来改变我们的行业现状,那就是Turnkey Asset Management Platforms(交钥匙财富管理平台服务)。”

 

立足行业需求,科技优势成黑马

正是看到了这一行业存在着巨大需求,慢钱科技TAMP是不同于传统的财富管理公司的创新模式,以平台的方式链接着整个行业,全力解决财富管理行业里一线理财师服务客户和资产管理对于产品募集的痛点。

 

以理财师为例,他们以理财师合伙人的身份与慢钱平台签约合作,不再受到所雇机构产品的约束。慢钱科技平台上链接的产品均是国内一流的信托公司、私募公司,且经过平台严格紧密的风控筛选,在源头上杜绝了自产自销、风险集中的问题。除此之外,慢钱科技还提供客户管理系统、产品管理系统、职业培训系统、品牌营销体系等服务,目前其所有的功能都已涵盖在“慢钱APP”里,将理财师的服务流程系统化,全面升级理财师。也就是说,通过与平台合作,理财师能将工作的重心放到客户身上,专心为客户提供理财咨询服务,其它的后台工作都交由平台解决。

 

五年时间里,慢钱科技服务的理财师遍布全国80余座重点城市,平台理财师已经超过10万名,累计交易服务规模已达300亿元人民币。基于慢钱科技平台财富端的积累,目前平台已与多家信托公司、私募公司建立合作,让专业的资产管理人为理财师提供安全稳健的产品。

 

另外,除了为资产方解决产品募集的关键性痛点外,慢钱科技还能为资产管理方提供定制化的专属APP、小程序、H5等全系列的应用工具,一站性解决效率和合规问题,提升资产端产品募集效率。

 

对于慢钱科技五年来坚持走TAMP模式的原因,慢钱科技CEO范里浪称,通过科技赋能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理财师、资产管理机构,最终目的是想为高净值人群创造更多的价值,享受更优质的理财服务,买到更安全透明的理财产品,使我们整个财富管理行业良性循环发展。纵观历史,从私人银行到传统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再到目前的科技平台模式,每一波变革都是产业的一次巨大升级,未来一定属于那些能为行业解决痛点、给社会带来价值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