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碾庄(三):远水救不了近火

中华艺术网 2019-06-24

南京军事会议上作出的解救黄百韬兵团的计划,徐州方面根本没有执行。杜聿明就此询问刘峙,刘峙说:“情报显示,徐州附近到处都是共军主力,如果派部队去碾庄圩,徐州受到攻击怎么办?”——任何战场上的任何部队,兵力总是有主次之分,怎么会到处都是主力?杜聿明提出了两个方案:一、命令黄百韬的第七兵团至少坚守碾庄圩七至十天,以李弥的第十三兵团守备徐州,第七十二军为总预备队,以邱清泉的第二兵团和孙元良的第十六兵团会合黄维的第十二兵团,向西先与刘邓部决战,然后回师向东击溃陈粟部,以解黄百韬之围。这个方案能够实施的关键,是黄百韬能否坚持七至十天。二、以孙元良的第十六兵团守备徐州,第七十二军为总预备队,以邱清泉的第二兵团和李弥的第十三兵团全力解黄百韬之围,同时命令黄维的第十二兵团疾驰徐州。这个方案可以稳定黄百韬的军心,缺点是黄维兵团很可能被刘邓部所牵制,那么攻击陈粟部的兵力也许会略显不足。

刘峙坚决反对第一个方案,因为黄百韬根本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而如果向西打刘邓不成,向东救黄百韬也不成,那样就会酿成大祸。关于第二个方案,徐州总司令部的人都认为,这一思路符合蒋介石的命令。但是,最后黄百韬坚守了整整12天,出乎所有人意料。

刘峙犹豫再三之后,决定邱清泉的第二兵团和李弥的第十三兵团联合向徐州以东攻击前进,逐步靠拢碾庄圩,解救黄百韬的第七兵团。行动开始的时间是:十一月十三日。徐州“剿总”决定解救黄百韬,以两个兵团的规模向东实施突击,对于华东野战军来讲,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此刻碾庄圩的围歼战正处在艰难阶段,而国民党军从徐州增援黄百韬仅有五十公里的距离。

血战碾庄(三):远水救不了近火

时近傍晚,杜聿明得到报告,各部队进展少者三四公里,多者六七公里。杜聿明且喜且忧:喜的是,从攻击位置到碾庄圩不到40公里,按目前这个速度,一周之内也足以打到碾庄圩了;忧的是,解放军出乎意料的顽强。每一个村落据点,国军都要付出重大伤亡,经过反复争夺。而且,正面阻击阵地上,解放军正在加紧设置有弹性的阵地,组织短促而密集的交叉、侧防火力,适时进行不同规模的反击。在阵地编成上,纵队和师都分成前后两线,团、营也构成了有重点、有纵深的防御体系,品字形、倒品字形、梅花形支撑点如雨后春笋似的到处出现,它们连接交通壕,每有时机便可组织增援和强有力的反冲锋。战至11月16日黄昏,除第二兵团侯庄得手外,国民党军全线进展缓慢。经过三四天的较量,解放军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增援力量补充着,几天前令杜聿明喜忧参半的前景,现在一下子变得暗淡了。杜聿明如坐针毡,他一横心,没跟刘峙打招呼,就给邱清泉下了一道命令:

即以有力之一部,不顾一切牺牲,钻隙迂回,向大许家突进,限在一日之内确实占领大许家,以解黄百韬之围,违则军法从事。邱清泉接此命令,心里“咯登”一下:“钻隙迂回”战术是万万使不得的,一旦首尾被解放军卡住,必定凶多吉少,还是沿阵地侧翼迂回较妥。他在地图上搜寻着可以突击的目标,潘塘镇这个地名一下子跳入了他的眼帘。

邱清泉一边用手指按着地图,一边拿起话筒给第七十四军军长邱维达下达命令:“马上集合队伍,轻装出发,经潘塘镇、张集、房村,沿双沟公路南线至大许家,给共军侧背猛戳一刀,切断其正面阻击部队的退路。行动要迅速、果敢,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明天正午前赶到大许家!”

无巧不成书。11月16日,在火神庙华野司令部里,粟裕双手的手指也扑在潘塘镇、大许家这两个地名上。蒋介石为解黄百韬之围,又投入了3个兵团,黄维第十二兵团已经到了阜阳,李延年、刘汝明两个兵团已经过了固镇。蒋介石还从未在一个地区投入过7个兵团,而且第二、第十二兵团还是蒋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为了保证能在一周之内彻底、干净地吃掉黄百韬之后,再歼灭邱清泉或李弥兵团,粟裕认为,必须对兵力、战线作些调整。在组织正面阻击兵团的同时,粟裕将由4个纵队(后增至7个纵队)组成的侧击兵团,布置于徐州东南。此时,他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有意且有计划地将阻击邱、李兵团的部队从大许家、潘塘镇这一线的阵地向后撤,以诱使邱、李两敌大胆东进。待将近全歼黄兵团时,再让侧击兵团伺机截断其退路,让邱、李兵团有家难归。这就是粟裕惯用的“围点打援”的战术。

配合国民党第七十四军向潘塘镇、大许家一线突进的第七十军第九十六师遭到解放军排山倒海般地反击,双方炮火把潘塘镇至二陈集、张集间的田野炸成焦土。两军打得难分难解,最后完全是近距离的白刃战、肉搏战。不多久,第九十六师师长邓军林突然发现解放军正面阻击部队正陆续从大许家一线开始后撤。他一面急令他的师绕过第七十四军阵地追击“溃退”的共军,一面向邱清泉报捷。

邱清泉得到报告,大喜过望,连连叫好:“军林呀,敌人是溃退,快派部队猛追,这是大好时机,叫装甲车大胆追击!”他拿起电话报告刘峙:潘塘至大许家一线之敌,经我兵团猛烈反击,激战一天两夜,正大获全胜,共军溃不成军,俘敌缴械无数……刘峙一听“潘塘大捷”四字,便激动得浑身发抖:“快、快向南京报告!徐东大捷!徐东大捷!”南京的顾祝同和徐州的刘峙对外大吹大擂,宣传碾庄圩大捷。说黄百韬被围岿然不动,牵制共军兵力数十万,共军运用“人海战术”也无济于事,不得不溃退,碾庄圩阵地前,共军伏尸遍野,血流成河。何应钦也拍案高叫:“黄百韬果真是英雄,应让飞机送勋章给他!”一时间,在碾庄圩地面上飞舞着空投下来的《中央日报》、《扫荡报》,报上整版刊登着黄百韬的半身像和蒋介石的嘉奖令。

血战碾庄(三):远水救不了近火

战斗一直持续到十五日凌晨,邱清泉和李弥两兵团依旧进展缓慢。这时候,增援作战已经进行到第三天,增援部队只前进了不到十公里,如果按照徐州至碾庄圩的直线距离计算,邱清泉和李弥只推进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这一结果令南京国防部、徐州“剿总”和参战将领们大为意外。

顾祝同和郭汝槐受蒋介石指派到达徐州。顾祝同见面就问:“共军不过两三个纵队,为什么我们两个兵团还打不动?”

杜聿明辩解说:“打仗不是纸上谈兵,画一个箭头就可以达到目的地的。况且敌人已先我占领阵地,兵力在陆续增加,战斗非常顽强,每一村落据点,都得经过反复争夺,才可攻占。”

此时的淮海战场云谲波诡。

杜聿明私下对顾祝同说,徐州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决不能告诉郭汝瑰,因为郭汝瑰与共产党方面有联系——“我指挥作战的方案,事先决不能让郭知道。如果郭知道的方案,我就不照原方案执行。”历史证明,杜聿明的警觉是对的。

郭汝瑰乘飞机在碾圩庄上空盘旋了一圈,他要验证空军总司令周至柔的报告:“轰炸很有效果,共军伤亡很大,黄百韬已无危险。”周至柔的这一报告,加之共产党军队在徐州东面的顽强阻击,已引发南京国防部得出这样一个判断:“共军的主力转移到徐州方向,对黄百韬可能仅监视而已。”在碾庄圩上空,郭汝瑰与黄百韬通了无线电话,这才知道第七兵团一直受到猛烈攻击。

蒋介石亲自致电邱清泉:“党国存亡,在此一举,吾弟应发扬黄埔精神,为国家尽忠,为民族尽孝,不惜一切牺牲,将当面敌人击溃,以解黄兵团之围。”然后,蒋介石限令邱清泉一天之内到达大许家、八义集,与黄百韬会师。邱清泉一下心情烦乱起来,此时,“风传南京比徐州更加惊慌混乱,各部院准备向西南迁移”。邱清泉愤愤不平地对他的参谋长李汉萍说:“我们在前方拼命,南京路隔千把里,倒自相惊扰起来,准备逃跑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种仗还有什么可打?老头子为什么自己又不来呢?如果他自己坐镇徐州,谁又敢不替他卖命?当然现在徐州是危险的,那也可以坐在飞机场指挥嘛!”

深陷碾庄圩的黄百韬在与郭汝瑰通话后,用电话告诫各军军长“必须进一步加强工事,准备独立作战,以尽军人天职”。然后他感叹道:在国民党军中,“谁肯不顾自己的损失而急别人之难?谁肯自冒牺牲而解救别人之危”?

第七兵团司令部机要秘书李世杰说,那一天黄百韬想到了孟良崮上的张灵甫。

最后邱清泉,李弥兵团在距离碾庄圩很近的地方,由于遇到了突围而来的陈士章,周志道等,最后以为第七兵团被全歼,而停止了前进。

黄伯韬临死前对部下说:“我有三不解,一个是我为什么那样傻,要在新安镇等待两天;二是我在新安等了两天,为什么不在运河上架设军桥;三是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东进援救我,为什么当初过早撤退曹八集,不在曹八集附近等我。

血战碾庄(三):远水救不了近火